阿什旦牦牛降生高原

西丰新闻网 勉征 2019-07-11 19:01:04
浏览

海拔4000米,夏季牧场,青海省大通种牛场。

 

世代放牧的牧民李春花,如今和她的丈夫成为了牧场职工,看护着大约200头牦牛安静地吃草。

 

只是这群牦牛和李春花的祖先在青藏高原世代饲养的绝大多数牦牛群不同,它们不论大小,头上都没有长角,长得也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是阿什旦牦牛。”李春花说。

 

“阿什旦”是青海大通种牛场里海拔4380米的一座雪山;同时,在某些地区的藏语里,“阿什旦”和“无角”这个词的发音近似。无角牦牛因此得名。

 

 “我一毕业就在牦牛课题组工作,到现在35年,已经从小姑娘变成老太太了!”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研究员阎萍笑着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说。

 

阿什旦牦牛是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畜牧与兽药研究所会同青海大通种牛场,继大通牦牛之后,培育成功的第二个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牦牛新品种。

 

 

 

追求:优良性状“无角”

 

在大通牦牛繁育中心,圈养着几十头从可可西里无人区带回的野牦牛。

 

多年前,为了改良我国牦牛种群不断退化的性状,以野牦牛为父本,阎萍开始了培育牦牛新品种的征途。这些野牦牛就是为了当年这个使命而被抓捕来到青海大通种牛场的。

 

2004年兰州牧药所和青海省大通种牛场共同培育出了世界第一个人工牦牛新品种“大通牦牛”。大通牦牛的出现大大加快了我国牦牛良种化进程。

 

不过,“随着传统饲养方式的多元化,放牧加补饲、舍饲逐步发展,有角牦牛在规模化和集约化饲养中暴露出了相互伤害、不易采食、破坏圈舍、损坏设施等弊端。”阎萍说,牦牛产业还有更多需求尚未被满足。

 

繁育中心大厅里,陈列着一副比成年人还高很多的野牦牛标本。“它死于求偶的决斗。”兰州牧药所研究员梁春年告诉记者,不仅仅是发情期容易发生决斗,普通牦牛平时也喜好争斗。他曾经做过调查,近三分之一的圈养牦牛肋骨发生过骨折,都是它们互相打斗造成的。“伤害很大,不利于动物福利。”

 

在青藏高原,有不足10%的牦牛天生无角,而且这种无角性状来源于显性基因。只是在漫长的牧民人工选择过程中,为了让牦牛能自己抵抗高原上的野兽袭击,无角这一性状逐渐被淘汰了。

 

阎萍意识到,如果整个牦牛群都没有角,即使它们互相争斗也不会给彼此造成太大的伤害。

 

于是,1995年,阎萍带领的牦牛资源与育种创新团队决定培育没有角的牦牛。

 

实际上,无角是各国家畜育种家追求的优良性状之一,如驰名中外的安格斯牛、英国短角牛和美国的无角短角牛品种等。没有牛角的牛少占地,可以增加饲养密度,便于进行舍饲。

 

为什么要发展舍饲?阎萍解释说,一是放养不便于管理;二是青藏高原有长达7个月的枯草期,放养牦牛在这时候掉膘严重,影响出栏,牦牛肉也会季节性的断供,影响牧民收入。圈养舍饲可以解决这个问题,让牦牛增重容易、不掉膘,生长发育也更快,达到牦牛肉的四季均衡供给。

 

 

 

第一:适合舍饲化的专用牦牛品种

 

“我们培育阿什旦牦牛采用的方法和传统上普遍采用的杂交育种方法不同。”阎萍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他们以青海高原牦牛为育种素材,采用群体继代选育法,应用测交和控制近交方式,有计划地通过建立育种核心群、自群繁育、严格淘汰、选育提高等阶段,集成开放式核心群育种技术体系、分子标记辅助选择技术等,系统选育出世界上第二个牦牛品种——阿什旦牦牛。

 

培育一个大动物新品种大约需要经历4-5代,而牦牛的一个世代大约是5年。

 

在长达20多年的选育过程中,阎萍的团队吸收并集成了分子标记辅助选择技术等先进技术,大大加速了育种进程。